古文乡民少帅 VS. 七万赤燄军──不存在的访问
分类:S时生活

古文乡民少帅 VS. 七万赤燄军──不存在的访问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专栏作者祁立峰,去年由政大出版社发行《游戏与游戏以外:南朝文学题材新论》,在 2016 台北国际书展会场,祈立峰应邀藉目前畅销的影视作品《瑯琊榜》,探讨学术上南朝文学集团及其文本隐藏的深度意涵。讲座以「现实《瑯琊榜》:南朝文学集团的恩怨情仇」为题,而在讲座之后,祁立峰对祁立峰(对,没写错)进行了这篇深度访谈……

看到七万赤燄军被号召,挤爆讲座现场,有什幺心得?

说起来真的是很紧张压力很大,原本想说这是「泛学术」讲座,应该还是以学术为主体,我前一场政大的学长讲题与内容也确实很学术,讲伍子胥变文调度的细节与母题。但讲座前因缘际会,出版《瑯琊榜》的月之海出版社的行销与我联络,谈成这次的结盟,虽然月之海本次书展没有设展位,但透过送海报与有奖徵答的方式,顺利号召瑯琊粉入坑,也要感谢月之海的襄助。

我另外一个紧张的原因是,现在很多专业粉丝(但不是学术同行)被动员来,如果唸一些原文、史料啊,大家会不会觉得很硬很无聊,所以讲座内容也作了调整,以《瑯琊榜》的虚构人物,对应现实人物,并且从历史的叛乱事件、从南朝的官衔制度与门阀政治的角度切入。其实这也是我写「读古文遇到乡民」一直推动的人文普及思维。

我们过去常常觉得高等教育好像是象牙塔,但另外一个层面来说,精深的学术研究确实又有其艰涩複杂的部份,是不足为外人道的。应该说在现代这个知识与学科高度分工的年代,每一行都有其内在的理路,我们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本业,都是「外行」。但一行归一行,古典时期却又有一些知识与资讯,是适合当代每个人阅读,可以作为立身与生活的準则,也可以作为抒发与感慨的载体,那就是适合推广给大家的部份。

我最大的心得还是觉得自己其实沾了《瑯琊榜》的光,一方面想说自己空有对古典时期的知识,却写不出这样磅礡的作品;另外一方面也感叹台湾的传媒文创等产业,可能没有那幺庞大的资本与市场得以滋养出《瑯琊榜》这样的作品。所以若有作者或导演希望处理古典的题材,我也很乐意贡献自己所长,当个无给职顾问也可以。

对听众抢答与提问的感想?

真的是很 Shock,第一次看到问问题时那幺多人举手抢答(主要是有送出版社提供的《瑯琊榜》人物誌),可见平常大学生回答问题的举手率有多低、多像人形墓碑(以下省略谯大学生五百字……)至于观众提问也很有深度,问起梅长苏是在隐喻谁?还有现实历史有没有像剧中演的朝堂论礼那种会议?梅宗主这样江湖人物,在史传中可能找不到对应,我觉得他的形象有点孔明加苏秦张仪的合体。至于朝堂论学,汉代有过石渠阁与白虎观两次经学会议,就在讨论经书的版本问题,和各位保证真的没有re过完全是即席回答,不过吓出我一身冷汗就是了(抖)。

说起来南朝文学到底是个什幺样的研究领域?

在七、八零年代,六朝文学与文学理论曾经是显学,因为几位知名教授林文月、廖蔚卿、王国璎王更生等投入研究,只是后来文献开挖的差不多了,所以研究者日少。但中文系仍有重要的科目与南朝文学相关,比如《昭明文选》和《文心雕龙》,所以我们仍需要更多研究者投入这样的领域。

总结一下本次讲座的精华部份?

就是现实中的梁朝都没发生这样的事啦。梁武帝不像老狐狸,太子萧统也没有那幺呆萌,几个皇子也没有勾心斗角相爱相杀,但萧氏父子其实都很爱好文学,收集非常大量的藏书,如《昭明文选》的编成也为我们现在保留的研究当时文学得重要材料。不过由于南北朝分封诸王、坐拥重兵的制度,也经常造成骨肉相残、宗室内斗的惨剧,所以我觉得《瑯琊榜》虽然是架空剧,但作者对于古典文献的熟悉,史料的掌握,都可见其深厚的学养。我觉得这次《大尾鲈鳗 2》的票房,某种程度暗示我们──我们的阅听人已经不再是靠着网路笑话、秀场文化就得以满足的族群了,像《蝙蝠侠》里的小丑说的:「这个城市需要更高等的罪犯」,在这个全球化的年代,我们也需要更高等的作品来满足读者与观众,而《瑯琊榜》可能就是一个开端。

读到这里的读者太认真啦!快按输入兑换码「Q9SA5C」免费领一本《文心雕龙》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